漫畫張建輝
  吳春山    
  即將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將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作出決定,為公眾矚目、引各方議論。
  實現法治中國目標,最大的難點也許不是立法的科學性問題,也不是法律的具體執行問題,而是法治素養這個課題與難題。法治素養培育之難,難就難在如何把法治內化為各級政府和領導幹部的思維和方式。那麼,如何提高領導幹部的法治素養,如何提升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能力?四中全會當有部署。但顯然,這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的是綿綿用力、久久為功,更需要各級領導幹部著眼13億人的夢想和福祉來一次深沉的覺醒。    依法治國成熱詞
  法治將不是一個簡單的工具,在當代中國的格局中不僅具有路徑的效力,更具有牽引的力量。
  在黨的全會上提出法治方略、作出法治部署,並不鮮見。但即將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將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作出決定,卻為公眾矚目、引各方議論。
  為什麼?
  一言以蔽之,時代環境條件不同了。現時中國所處的歷史方位與世界格局,都發生了深刻嬗變。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時點上,四中全會為當代中國確立什麼樣的新坐標、註入什麼樣的新動力,顯然就至關重要。
  事實上,在近三個月的時間里,中央政治局有兩次會議都在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都把“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放在了一個大格局中。即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執政水平”。同時,7月29日的會議還突出強調,“實現經濟發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會公正、生態良好,實現我國和平發展的戰略目標,必須更好發揮法治的引領和規範作用”。
  這表明,法治將不是一個簡單的工具,在當代中國的格局中不僅具有路徑的效力,更具有牽引的力量。對於今天的中國來說,這樣的定位可謂恰如其分。而法治化,更是一個令人憧憬的美好狀態和過程。
  從歷史上看,中國人為了這一願景可謂歷盡艱辛。歷史上的法家,儘管提出了一整套國家治理方式,但終究是君王統治約束臣民的工具。即使是晚近的歷史進程中,踐踏法律的血淚教訓也時有發生。因而對於當代中國來說,法治化的實現,將是一個“換了人間”的新景象。
  頂層設計將托出
  四中全會“法治中國”的主線呼之欲出,法治中國的頂層設計將整體托出,法治中國的遠景將清晰構想。
  這一次的“依法治國”主題,與以往會有什麼不同?
  顯然,今天的中國,已經告別無法可依的年代。事實上,到2010年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就已基本形成,國家和社會生活總體上實現了有法可依。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
  然而,另一方面,有法不依的現象突出。“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生命在於執行,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法律就成了擺設。所謂的法治,不過是水月鏡花,看著很近其實很遠。即使是立法,也存在一個科學性的問題。法律數量上去了,質量上還有待提升,缺乏針對性、可操作性,也導致了有法難依的困局。
  這就是四中全會將決定“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大背景。面對這樣的尷尬現實,人民的迫切願望是什麼?期待今天的中國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中國?
  ——法治中國。
  法治化了的中國,一切都在法下行事,誰都必須守法,沒有例外的特權人、特殊人,有問題大家都想到法、依靠法、相信法,中國就必定有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中國人的生活,也才稱得上是幸福的、有尊嚴的。
  顯然,切準民眾的心脈是政府的使命。可以期待的,四中全會將標定法治中國新方位,讓13億人民都能看得見一個法治的未來。
  事實上,早在2013年年初,習近平在如何做好新形勢下政法工作的指示中,就首次提出了建設“法治中國”的新要求。一年前的三中全會通過的全面深化改革決定,更是將“推進法治中國建設”確立為一個新目標和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內容,強調“建設法治中國,必須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
  9月30日中央政治局的那次會議,再次強調了這一重要內容,更提出了“實現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促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具體目標。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可以說構成了法治中國的一個完整循環迴路,其循環往複螺旋上升的過程,將是一個法治化的過程。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相互促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三位一體則會支撐起當代中國的法治夢想。
  正是這次會議,聽取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稿在黨內外一定範圍征求意見的情況報告,決定根據這次會議討論的意見進行修改後將文件稿提請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
  由是,四中全會“法治中國”的主線呼之欲出,法治中國的頂層設計將整體托出,法治中國的遠景將清晰構想。
  法治素養培育難
  法治素養培育之難,難就難在如何把法治內化為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的思維和方式。對於很多領導幹部來說,這一課不好上。
  必須看到,法治化的過程,並不全是贊美詩,很多時候可能很痛苦。實現法治中國目標,最大的難點也許不是立法的科學性問題,也不是法律的具體執行問題,而是法治素養這個課題與難題。
  三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相對而言,治理體系好建立和完善,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則是一個艱巨的過程。這個治理體系中,內在地包含著法治體系。這個治理能力,更是迫切呼喚法治素養。缺了法治這一環,國家治理現代化不可能實現。
  法治素養培育之難,難就難在如何把法治內化為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的思維和方式。此時依法一下不難,難的是處處依法。想問題做決策不難,難的是用法治思維去思考。解決問題和矛盾並不難,難的是用法治的方式。
  對於很多領導幹部來說,這一課不好上。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的實質,乃是要進行思想和靈魂深處的革命,對法葆有一顆敬畏心、遵從心、信服心。現實生活中,一些人最缺失的就是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他們習慣的是“以我為中心”,而不是奉法為神明。你和他講法,他和你講理,你和他講理,他和你講政治,你和他講政治,他和你講道德。這種思維和行事,與法治精神、法治信念差了十萬八千里。
  正是看到了諸多現實問題,習近平多次強調各級政府和領導幹部要提高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的能力。要求他們“努力以法治凝聚改革共識、規範發展行為、促進矛盾化解、保障社會和諧”“努力推動形成辦事依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法治環境,在法治軌道上推動各項工作”。
  如何提高領導幹部的法治素養,如何提升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能力?四中全會當有部署。但顯然,這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的是綿綿用力、久久為功,更需要各級領導幹部著眼13億人民的夢想和福祉來一次深沉的覺醒。
  讓法治成為信仰
  讓法治被信仰,鑰匙在政府和領導幹部手裡。只有他們才能打開這個良性循環的開關。
  “法律必須被信仰,否則它便形同虛設。”“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公民的內心裡。”古今中外很多著名法學家,都深刻地認識到法治信仰問題。法治中國走進現實,一個重要的衡量標準,就是法治是否成為人們的共識,是否成為人們的信念和準則。
  看看現實,我們就知道信仰法治還有多遠。很多人信訪不信法。誠然,一些地方有徇私枉法、有特權凌法的醜惡現象。但如果從骨子裡就不相信法,那麼法就不可能成為人們的保護神。只有在法治的軌道上抗爭,不斷逼近法治,我們的國家、政府、社會才會在法治軌道上不斷推進良性循環。
  很多人並沒有把對法的畏懼轉化為內心的遵從,很多人面對規則制度首先想到的不是去遵守而是去突破。當外在的法律剛性不能內化為意識柔性,法治中國的路還很漫長。
  萬事都有一個源頭和突破口。讓法治被信仰,鑰匙在政府和領導幹部手裡。只有他們才能打開這個良性循環的開關。
  “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讓人民群眾切實感受到公平正義就在身邊。要重點解決好損害群眾權益的突出問題,決不允許對群眾的報警求助置之不理,決不允許讓普通群眾打不起官司,決不允許濫用權力侵犯群眾合法權益,決不允許執法犯法造成冤假錯案”,這是中央的要求,更是人民的深切呼喚,各級執法機關有沒有聽懂?
  2013年在法治史上可以載下一筆,一些冤假錯案在這一年被糾正。服刑近10年的張輝、張高平叔侄被依法再審宣告無罪;羈押12年的李懷亮被依法宣告無罪;背負“殺妻”之名入獄17年的於英生被宣告無罪。儘管我們痛心地說,遲到的公正不是公正,但不論時間間隔有多長,法律都要還人以公正,首先捍衛的就是法治尊嚴,也能把因此而跌入黑暗中的心靈打撈出來。
  十八大以來,一批“老虎”落馬,這場沒有終點的反腐風暴,一個更加鮮明的亮點,就是把反腐納入法治化軌道。從此,那些諸如“政治鬥爭”“刑不上大夫”“打蒼蠅不打老虎”的論調與猜想,都漸失市場。
  三中全會對全面深化改革作出部署後,習近平多次強調凡屬重大的改革都要於法有據,在整個改革過程中,都要發揮法治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加強對相關立法工作的協調,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這一年來,多項改革舉措得到了法律授權,按照法律程序進行,具備了充分的法律依據。這體現的是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更體現的是法治自覺。
  信仰法治說難很難,說易很易。關鍵就在於通過每一個案件、每一個事件都把公正凸顯出來、把法治的精神擦得更亮。由此,人民群眾對法治的信心乃至信仰才會一點一滴匯聚起來。而有了這個最大共識,當代中國的進步就會越來越快,就誰也阻擋不了法治化的進程,誰也阻擋不了中國前進的腳步。
  由是,我們期待一個法治中國更快走入現實。且待十八屆四中全會為我們揭曉藍圖。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d01bdvtxv 的頭像
bd01bdvtxv

葉童

bd01bdvtx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